读《可能性的艺术》
date
Aug 29, 2022
type
Post
category
slug
可能性的艺术
tags
2022
政治
社会学
password
summary
政治没有常识,我们所认为的所有”常识“,都只是建立在我们的社会、文化和历史之上。我们经常诧异于其他国家的”奇葩事情“,却总是忽视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巨大差异。
icon
status
Published
notion image
最近五年,许多人因为特朗普,疫情或是俄乌战争,朋友绝交,甚至父子反目。全球的右翼保守势力开始兴起,就连中国,这个最大的全球化的受益者,最近几年左翼保守也开始不断兴起。街上能看见越来越来越多的人穿着汉服,互联网上也越来越多的人在将大洋彼岸的那个强国贬低得一文不值。诚然,导致这种趋势部分是因为传统文化本身就有很多优秀元素还需要我们的发掘,以及最近几年中国的军事力量和国际实力不断增强,但是整个社会的思潮不断走向保守、民粹,激进却是我们有目共睹的。
《可能性的艺术》中,阐释了决定一个国家实力和其人民幸福度的两个维度:国家能力和民主问责。在数年前的中文互联网之中,个人感觉大家对后者的呼吁更强烈,但是今天的互联网发生了大转变,自从疫情之后,不断有人在称赞清零的管控模式,以及背后所代表的”强政府“。确实,中国有一个很突出的特征就是超强的国家能力,这是两千年来的政治传统,这种政治传统有时甚至让我们非常疑惑欧美社会那么发达为啥防疫却做成那样而忽视了恰恰只是因为我们有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极强国家能力。我们的防疫堪称完美,但是我们也不能不看到的是,无数个体经营户和私营企业在疫情中破产倒闭,人命确实最重要,但是一旦出现疫情就暂停社会功能,是否用力过猛。疫情期间,居民的食物配给,核酸检测等,是否可以依赖中国本来就很发达的产业链条进行运作,而不是去依赖临时拉来的志愿者去做这些至关重要,需要一定专业能力的工作。志愿者值得我们的称赞,起早贪黑,无论严寒酷暑,不计回报,但是个别志愿者在帮助管理过程中体现出来的缺乏监管,以公谋私却也是值得注意的现象。我们经常说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社会中本来就已经建立起来一套覆盖各个领域,严丝合缝,高效运作的体系,但是遇到疫情,却很少想到依赖这套体系。我们说市场化已经40年了,但是市场化也许不仅仅是一种经济体制,也可以是一种管理的思维模式,将管理的具体事务交给社会,政府只做协调和监督的工作,而不是完全依赖政府能力。我们人口如此庞大,没有哪个政府可以在突如其来的疫情中迅速完美的做好防疫。政府的能力参差不齐,就我看见的,西安的防疫做的并不好,而成都做的就相对不错,这种能力的高低落差带来了不稳定,如果将一部分防疫工作诉诸社会和市场的力量,是不是可以弥补这种政府能力的差距,至少整体抬高防疫工作的下限呢?
正如刘瑜所说,政治没有常识,我们所认为的所有”常识“,都只是建立在我们的社会、文化和历史之上。我们经常诧异于其他国家的”奇葩事情“,却总是忽视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巨大差异。一个人的政治观念是基于其成长经历,智识水平,家庭结构等很多东西的,可以说,政治观念就代表着一个人的三观。正如俾斯麦所言:政治是可能性的艺术,YPM里面说:最好的政策就是没有政策。政治本来就是模棱两可,飘忽不定,充满各种妥协的。这也就意味着,政治没有对错,所以每个人的政治观念也就没有对错之分。当我们抱着自己的想法,试图去说服其他人的时候,就相当于用自己的三观去改变他人的三观,而这种说服本身就没有对错可言,可想而知,最后的结果必然是谁都说服不了谁,甚至关系的决裂。况且,随着我们的不断成长,不断吸收新的知识,我们也经常会发现我们之前的想法多么幼稚,那么以前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想法不更是一件不可取的事情吗?
  • Twikoo
  • Giscus

© Oceanic 2021-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