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喧嚣

连接真实,连接过去

《置身事内》

SAM0TA / 2022-04-19


书籍信息


上篇:微观机制

献言

前言 从了解现状开始


第一章 地方政府的权力和事务

这一章主要介绍政府在事权划分上的逻辑,一共有三:受益的范围和是否涉及行政区划外因素、信息复杂性原则、激励相容原则。

我国幅员辽阔,各个省市人口众多,管理难度极高。一方面是维护统一中央政府维护国家统一,另一方面是更好的领导地方事务。于是便出现了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划分。

第一节 政府治理的特点

第二节 外部性与规模经济

第三节 复杂信息

行之有效的管理,必然要求掌握关键信息。拥有信息优势的一方,自然便有决策优势。

上级虽然有最终决定权,有“形式权威”,但是由于信息复杂,下级自主性很大,拥有“实际权威”。

信息模糊 + 事权无法律界定 → 权力个人化

所谓权力,就是在说不清楚的情况下谁来拍板决策的问题(剩余控制权——奥利弗·哈特)

由于信息复杂,权力责任高度个人化,所以规章制度无法完全取代个人信任(人情)。

第四节 激励相容

所有面临双重领导的部门,都有一个根本的激励机制设计问题,到底谁是领导?工作应该向谁负责?假如所有领导的目标和利益都一样,激励机制就不重要。

激励相容原则,就要求给地方放权,不仅要让地方负责,也要与地方分享发展成果;不仅要能激励地方做好,还要约束地方不能努力过头。


以上三节为事权划分的三大原则:==公共服务的规模经济,信息复杂性,激励相容。==三者的共同主题是处理不同群体的利益差别和冲突。

第五节 招商引资

地方政府的核心任务就是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对企业至关重要的生产要素,地方政府都有很强的干预能力,政府深度参与大多数的生产和分配环节,因此,对于我国,不可能脱离政府谈经济


第二章 财税和政府行为

要把握政府的真实意图和动向,从来不能光读文件,还要看政府的资金的流向和数量,所以财政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

分税制改革

改革原因:财政包干造成两大困境,中央财政预算收入占全国财政预算总收入的比重越来越低;全国财政预算总收入占 GDP 的比重也越来越低。中央越来越穷,财政整体也越拉越穷。

公众所接触到的信息和看到的现象,大都已经是博弈后的结果,而缺少社会阅历的人容易把博弈的结果看做是博弈过程。所以,理解利益冲突,理解协调和妥协机制,是理解政策的基础

地方的核心任务是发展经济,所以会大力招商引资,尤其青睐重资产的制造业,导致重企业轻民生,重生产轻消费。

土地财政

我国土地公有制,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村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村土地要转为建设用地,需要先征收为国有土地,然后才可以进行工商业建设和住宅建设。因此,城市土地价值远高于农村土地。

1998 年,单位停止方法福利住房,进入商品房时代。另外,法律规定农村土地需要先被征为国有土地,才能进行非农建设。由此,城市政府确立对土地建设的垄断权力

土地财政
不仅是巨大的土地使用权转让收入,还包括与土地开发和使用挂钩的各种税收收入。地方对土地的使用分为两个部分:工业建设 + 城市建设。一方面供应极其低廉的工业用地用于招商引资,一方面限制商住用地供给,从不断攀升的地价中赚取土地垄断收益。
商住土地面积只占到出让土地面积的一半,但贡献了几乎所有的土地转让权收入。因此,「土地财政」的实质是「房地产财政」。

地方为招商引资,都以税收和土地为手段来吸引企业入驻。如此以往,导致地方政府债台高筑。

纵向不平衡和横向不平衡

纵向不平衡:财权层层上收,事权层层下压

小结


第三章 政府投融资与债务

土地与其他的资产的区别:土地不能移动不能消失,天然适合做抵押,做各种交易的压舱标的,身价自然飙升

城投公司与土地金融

地方政府债务

将未来的土地收益资本化,大量借贷,从**「土地财政」到「土地金融」**:

由此产生「城投公司」。

招商引资中的地方官员

当工作业绩不能用数据百分百衡量时,上级的主观评价就很重要了,也就是人情关系。


第四章 工业化中的政府角色

“东亚经济奇迹”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政府帮助本土企业进入复杂度很高的行业,充分利用其中的学习效应、规模效应和技术外溢效应,迅速提升本土制造业的技术能力和国际竞争力。

国际贸易不一定都是无条件双赢的。在引入动态规模经济和学习效应后,自由贸易可能会损害一国的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


下篇:宏观现象

第五章 城市化与不平衡

房价与居民债务

城市房价差异的主要原因是供需失衡。人口大量涌入的大城市,居住用地的供给速度远远跟不上人口增长。而中国对建设用地指标实行严格管理,每年的新增指标都由中央分配到省,再由省到地方。这些指标无法跨省交易,所以人口密集的东部无法从西部调剂指标。

美国房地产市场与选举政治息息相关,政府为了讨好持有房产的这部分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下调房价。《小岛经济学》1

房地产常被称作“经济周期之母”,根源就在于其内在的供需矛盾:一方面,银行可以通过按揭创造几乎无限的新购买力;而另一方面,不可再生的城市土地供给却有限。这对矛盾常常会导致资产泡沫与破裂的周期循环,是金融和房地产不稳定的核心矛盾。而房地产不仅连接着银行,还连接着千家万户的财富和消费,因此影响很大。

房价上涨不仅增加按揭负担,还会拉大贫富差距,进而刺激低收入人群举债消费(消费下渗现象)2

居民债务过高,就难以抵御经济衰退,尤其是房价下跌引起的衰退。

不平衡和要素市场改革

要平衡地区间的发展差距,关键就是平衡人均差距,这种平衡的关键在于实现劳动力的自然流动

正是这些看上去低技能的服务业工作,支撑着大城市的繁华,也支撑着所谓“高端人才”的生活质量。如果一个城市只想要高技能人才,结果多半会事与愿违:服务业价格会越来越高,收人会被生活成本侵蚀,各种不便利也会让生活质量下降,“高端人才”最终可能也不得不离开。

经济发展和贫富差距

在经济增长减速时,人对贫富差距的不平等会减弱,更容易引发社会矛盾。

“基尼系数”是用来衡量收入差距的指标

经济增长不一定会减小收入差距,但是可以一定程度上抑制贫富差距在代际间传播。当增长放缓,年轻人之间的竞争就会变得激烈,父母的财富优势就会变得更加重要。


第六章 债务与风险

债务和经济衰退

债务危机原因:1. 抛售资产,资产价格暴跌 2. 资产价格下跌导致信贷收缩,使债务人资金断裂

债务——通货紧缩——经济萧条(债务——通缩循环,费雪)

债台为何高筑:欧美的教训

金融危机的核心是银行,银行危机的原因有四:

  1. 规模大,杠杆高
  2. 短期存款+长期贷款
  3. 与房地产挂钩
  4. 传导其他金融部门

而以土地为抵押物的银行信贷也顺着土地价值起落:地价上涨,抵押物价值上行,银行利润上升,资本充足率也上升,更加愿意多放贷,为此不惜降低放贷标准,逐渐积累了风险。经济衰退时,上述过程逆转。所以银行很少雪中送炭,却常常晴天送伞,繁荣时慷慨解囊、助推经济过热,衰退时却捂紧口袋、加剧经济下行

特里芬悖论:内容在1960年出版的《黄金与美元危机》中提出的一个观点。即:由于当时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地位,但各国为发展国际贸易,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导致其在海外不断沉淀,美国发生长期贸易逆差;但持续逆差会积累债务,最终威胁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成为一个悖论。

中国的债务和风险

资本市场发展不充分,企业融资以债务尤其是银行贷款为主,股权融资占比很低。

由于房地产开发需要大量资金去购置土地,建设周期也很长,所以企业经营依赖负债,资产负债率接近80%,流动性风险很大。一旦举债渠道受阻,企业就难以为继。在购置土地环节,发达国家一般要求企业使用自有资本金,而我国允许房企借钱“买地”这就刺激了房企竞相拾高地价和储备土地。储备的土地又可以作为抵押去撬动更多借贷资金,进而储备更多土地,所以房企规模和债务都越滚越大

化解债务风险

增发货币的三种方式:

  1. 增发以降低利率
  2. “量化宽松”:央行增发来买入各种资产,把货币注入经济。但是难以发到穷人手中。
  3. 债务货币化:政府加大支出刺激经济,财政部发债融资,央行直接印钱买过来,无需利息。

“赤字货币化”的核心,是用无利率的货币替代有利率的债务,以政府预算收支的数量代替金融市场的价格(即利率)来调节经济资源配置。从理论上说,若私人部门陷入困境,而政府治理能力和财政能力过硬,“赤字货币化”也不是不能做。但若政府能力如此过硬却还是陷入了需要货币化赤字的窘境,那也正说明外部环境相当恶劣莫测。在这种情况下,“赤字货币化”的效果不能仅从理论推断,要看历史经验。从历史上看,大搞“赤字货币化”的国家普遍没有好下场,会引发物价飞涨的恶性通货膨胀,损害货币和国家信用,陷经济于混乱。


第七章 国内国际失衡

我国低消费原因:GDP中居民收入份额降低;储蓄率上升。

我国经济以投资和出口为主导。国内百姓因为高储蓄和较低收入(相比资产投资)无法消耗过高的产能,所以企业只能寻求海外市场,进而对全球贸易体系产生极大冲击,贸易战在所难免。各国都是为了自己利益,因为中国的经济体系极度依赖出口,所以中国非常坚持全球化。而欧美国家因为自身国际贸易受到冲击,所以反全球化。

融资和投资是一体两面


第八章 总结:政府和经济发展

政府间竞争有两种模式:第一种竞争模式被称为“U型”(unitary),第二种被称为“M型”(multi-division),都是公司治理中常用的结构模式。“U型”公司按功能划分部门,比如生产、销售、采购等。而“M型”公司则分成几个子品牌或事业部,各成系统,彼此独立性很强。哈佛大学诺贝尔奖得主马斯金(Maskin)、清华大学钱颖一、香港大学许成钢的论文(Maskin,Qian and Xu,2OOO)将这种公司治理结构的理论用于研究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关系。

「精英俘获」

“精英俘获”是发展社会学中的一个概念,意指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项目或反贫困项目实施过程中,地方精英凭借其自身具有的参与经济发展、社会改造和政治实践的机会优势,支配和破坏社区发展计划和社区治理,扭曲和绑架了发展项目的实施目标进而影响了社区发展项目的实施和效果。温铁军等指出,在农村经济合作组织中,精英农户(种植大户)得益远多于普通农户(小农),小农被边缘化,即专业性合作过程中出现了普遍的“精英俘获”。

后税费时期,以村干部为代表的体制性精英、以乡村混混为代表的社会精英以及以私营业主为代表的经济精英形成利益联盟,共同垄断资源下乡和农村经济发展带来的村庄公共利益空间,形成固化的村庄权力结构。利益分配结构以及合法性排斥结构。文章借用发展社会学中的概念,将这种后税费时期基层治理生态称为“精英俘获”,并试图放在后税费时期的基层治理机制中理解精英俘获得以出现的内在逻辑。精英俘获极大削弱了后税费时期资源下乡的政治效益和社会效益。

在成功的经济体中,经济政策一定是务实的,不是意识形态化的。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


  1. 1
  2. 2